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 印象人物 >> 魅力黔人 >> 查看內容
魅力黔人

黔疆傳奇人物故事——周西成

yxguizhou 2018-12-16 15:22 95553 0

摘要:  貴州近現代史上,有一位以特立獨行著稱于世,以叱咤風云傲嘯于大西南,以勤政愛民廉潔奉公享譽于黔疆的傳奇人物——周西成。 他離開人世已經整整八十年了,可是在川黔滇三省的大片地區內還有著許多的普通老百 ...

周西成


    貴州近現代史上,有一位以特立獨行著稱于世,以叱咤風云傲嘯于大西南,以勤政愛民廉潔奉公享譽于黔疆的傳奇人物——周西成。


    他離開人世已經整整八十年了,可是在川黔滇三省的大片地區內還有著許多的普通老百姓對他念念不忘津津樂道,在貴州省會貴陽,老一輩的上了年紀的人們,提起周西成無不分外來勁,如數家珍。


    往往起首第一句都是“有哪個不曉得周西成?!”不到三十七歲就戰死在軍閥混戰的沙場上的周西成,何以能得到人們的如此愛戴?他的傳奇何以能代代贊頌?他的故事何以能到處流傳?一句貴陽話說明了一切:說不完的周西成!

第一的第一

      

    貴州這塊土地,幾千年來,都是被貶斥為未經開發的蠻荒之地。不用說歷史上交通通訊極不發達的時期,就直至今日,不說普通人,就連許多所謂的知識分子,也還對貴州一臉茫然,不知所云。


    可就是這個周西成,一個桐梓大山里走出去的鄉下小子,在執掌貴州軍政大權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卻創造了許許多多的貴州第一。令貴州這個局促于西南一隅的以落后貧窮戰亂無為而埋沒于世的小小省份,一時之間大開風氣大張聲勢大踏步躍進,躋身于全國先進省份行列,被國民政府褒揚為“南黔北晉,隆治并稱”。


    他在貴州一省創建的第一,可謂指不勝屈。略舉幾項,可見一斑。


    貴州的第一條公路和第一輛汽車   


    自古人們貶稱貴州“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分銀”,坎坷不平,崎嶇陡峭的山路使得詩仙李白浩然慨嘆: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貴州的貧窮落后邊遠蠻荒,大多都是源出于此。要想從根本上改變貴州面貌,疏浚交通暢達物流實乃當務之急。明智的周西成清醒的認識到了這一點。故此他視修筑公路為“開貴州之生路,辟全省之財源”的前提。


    早在赤水任貴州軍務會辦之時,周西成就統領軍民創修了赤水新東門至東皇的公路,當時完成全程的毛坯路和新東門至夾子口兩公里多正路。并從上海買了一輛小汽車,經長江航運到赤水,三十二人抬進縣城,試車后即在赤水城內開行,這就是貴州境內最早的公路和汽車。


    他就任省長不足三月,就在民國十五年農歷八月初三日在貴陽頭橋舉行了省城環城公路開工典禮,參加者有周西成親率的文武官員、中小學生,駐省城軍隊及筑路員工等數千人。周西成和袁祖銘率先破土后,即行開工。環城公路由頭橋起,經黃土坡、鯉魚田、威西門、的興懷園轉竹葉林,紫林庵、金鎖橋、晏家院、次南門的西舍,繞雪涯洞新橋、大南門油榨街,然后又折回馬棚街,轉老東門、新東門、紅邊門、六廣門在興懷園合路,又由頭橋修經二橋至三橋。該路面寬三丈,環貴陽城全長20余華里,是為貴州最早的正規公路。


    次年,周下令將路政局擴大為路政總局直接隸屬于省政府。各縣隨之成立路政分局,著手修筑長途公路。規定“凡公路經過地方,由路政分局督敕各區,征集全縣民工分段負責修筑,限期完成。”


    “動員社會各種力量參加筑路,命令各地駐軍上路做工,還采取以工代賑辦法,讓災民參加修路,筑路經費由省金庫負責”全省上下聞風而動遵令而行,黨政軍民學工商全面動員,唯修路是從,“一時雷厲風行,勘測載道,路工塞途”。


    當時周西成明令同時開修全省三條主干道。即:1、貴赤線:自貴陽經烏江、遵義、桐梓、溫水、土城,而達赤水,以求與合江的輪運相接,全長400余公里。


    民國十六年一月十一日開工,次年四月二十七日,至桐梓段通車,通車里程220.61公里(后改走由桐梓經松坎、崇溪河入川於民國二十四年全線通車)。2、貴西路:自貴陽經清鎮、平壩、安順、鎮寧、關嶺、安南、普安、盤縣而達云南平彝,全長400余公里,民國十六年三月開工,次年一月通車至安順,長154.46公里。


    3、貴南路:自貴陽經龍里、貴定、都勻、獨山而達麻尾入廣西南丹。全長334.67公里。民國十七年春開工,自貴陽至甘粑哨段長121.5公里。


    此外,還修了陸家橋經麻哈至下司的40公里陸下支線,貴陽至定番的50公里貴番支線,開工了由清鎮經黔西大定達畢節地280公里清畢支線。從民國十五年八月至十九年六月,近四年時間,共修公路有千余公里,大小橋梁一百五十余座。


    周西成在世時就完成通車公路500余公里。當時及事后,曾有許多人質疑,問周西成剛接手一個一窮二白三亂的爛省,哪來的這么多錢修這么多公路?豈不是拼命搜刮民脂民膏,以填塞自己流芳百世的欲壑。其實說穿了,一點也不神秘。


    的確,當時的貴州,戰亂頻仍,民不聊生,全省上下,一貧如洗。歲入僅400萬元,卻要拿出500萬元來修公路,似乎是個根本不可思議之事。原來,周西成是打了大煙的主意,他采取了兩條措施:一是,課重稅禁種大煙,借此征收了大筆稅款;二是護商收費,借名武裝保護過往商旅,實質是武裝勒索過境鴉片,藉此也獲得大量收入。所有收入統交省府設立的筑路禁煙罰金帳戶,其修公路的資金即全從此帳戶開支,并未向貴州老百姓攤派一文錢。


    更為難得的是,直至八十年后社會已步入高度現代化的今天,其后幾代人修筑的國道、電氣化鐵路、高速公路幾乎全部都是遵循當年周西成測定的路線。因此可以自豪地說是黔人周西成破天荒的開辟了貴州第一條公路。


    民國十五年(1926)前,絕大多數貴州人從不知汽車為何物。周西成為了以事實說服反對修公路的各界人士,決定路未修好先買汽車。遂派盧燾籌辦,盧燾于1927年春,赴香港托人買了一輛福特牌七座有篷汽車,不顧港粵友人的嘲笑,雇人開到了梧州。沒路了,即雇一只大木船載上汽車緣融江北上。


    進入貴州境內,因河道狹窄水流量小,又改用兩只小木船并攏一起載著汽車,沿都柳江流域的從江榕江逆水運至三都縣。當夜,暴雨山洪風大浪急將木船沉入江水之中,不知去向。焦急萬分的盧燾在江邊梭巡揣測,分析車與船可能沒被沖遠。當即懸賞一百大洋,命當地水性高手潛入江底探求,幾經周折,終于探明車船的確切位置,高高懸著的心才算回到了胸膛之中。


    待水位下降后,又高價雇人從江底打撈車船上岸,清洗干凈。然后將汽車拆散,改用人背馬駝肩扛人抬,折騰輾轉了十幾天,好不容易把這個寶貝鐵疙瘩弄到了貴陽。放在紫林庵,駕駛員組裝完畢后,卻又發動不起來,又經過幾天的反復鼓搗,終于發動起來了。隆隆的車聲和著人們的歡呼聲,轟動了貴陽城。


    盧燾命車開到省政府門口,請周西成登車,周西成興致勃勃的坐上了貴州的第一輛汽車。汽車沿著剛修好的環城公路轉了一圈,周西成高興的對盧燾說:盧老,自己修路,自己坐車,心安理得!盧燾也說:貴州的建設,只要肯干會有成績的。


    周西成又命將車開到團坡橋正在舉行的貴州全省第一屆運動會會場上轉了一圈,讓在場觀眾大開眼界。全場轟動,萬眾歡呼:貴州有汽車了!貴州有汽車了!城內市民奔走相告,扶老攜幼,涌上街頭,爭相觀看從未見過的怪物、西洋景。貴州的第一輛汽車在貴州的第一條公路上奔馳這真是貴州開天辟地的第一條特大新聞。 



    周西成生怕汽車碾著行人,命省府秘書長寫個公告警示市民,秘書長擬定后他嫌太文,不易讓市民理解遵行。遂口授四句:汽車猛如虎,莫走當中路,若不聽勸阻,軋死無告處。全城廣為張貼,言簡意賅,直接了當,老少婦孺,人人明白。此即為貴州的第一個交通規則。其后,于1928年5月7日,省政府頒布《全省馬路交通規則》七章48條,是為貴州第一個正式交通法規。


    為了真正的讓汽車造福于貴州人民,而不僅僅是為軍政士紳達官貴人服務,周西成鼓勵桐梓籍人士黃丕謨、熊逸濱并聯絡韓元熙、袁干臣等人集資數萬元,于1927年5月8日成立貴州先導運輸公司。周西成電命第25軍和貴州省政府駐南京辦事處處長譚星閣,在上海購買道奇車十輛,又派30名貴州青年赴上海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學習駕駛修理技術。隨即又陸續成立了四十余家車行,至1934年,貴州的汽車已達83輛。貴州的交通運輸自此步入一個嶄新的歷史時期。


    周西成除了創修公路之外,還創造了貴州的若干個第一。譬如,興辦貴州的第一家電廠,點亮貴州的第一盞電燈;設立貴州的第一家兵工廠,造出貴州的第一支步槍;興辦貴州的第一個無線電臺,極大的改善了電訊設施;設城鄉電話局,建城鄉電話學校大力發展電話事業;興辦白藥廠、造紙廠、造幣廠、平民工廠、模范工廠大興實業,藉以解決平民就業及民用必須品的供應;開掘赤水鹽井、興辦黔隆煤油廠、開采銅仁大喇洞朱砂、安南銻鉛等礦。


    設立威水畢礦務總局,統籌三縣礦務;增設各縣實業局,“以努力于墾荒、森林、牲畜、蠶桑以及農產之振興”;創辦貴州大學,設文、理、預科各一班,設土木工程經濟醫事三專科各一班;成立教育廳,改各縣勸學所為教育局,嚴令各縣教育經費獨立,不準擅行挪移,大力興辦各縣中學、興辦師范學校;著力推進體育運動,創辦了貴州歷史上的第一個運動會……周西成在貴州創造的第一之多,前無古人后無來者,足以稱之為第一的第一。


“沒見過馱著銀子來當官的”


    民國十五年四月,川黔邊防督辦袁祖銘轉達中華民國北洋政府電令:“調周西成為貴州省長,調彭漢章會辦貴州軍務事宜”。將顢頇無能,昏庸貪婪的彭漢章和英氣勃發,奮進向上的周西成,調了一個個。這一下,居然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就改變了貴州的整個面貌。


    當月,周西成從赤水經桐梓遵義赴省城貴陽赴任。


    周西成臨離開赤水之時,再三告誡留守根據地的毛光翔:不要過份傷害老百姓的利益,不要把自己搞得狼狽不堪。順乎民性,兵能生存。否則就會像滇軍一樣,耗子過街,人人喊打。最后落得個不打自跑的下場。如若胡作非為,更糟的是,給兵養成一個懷德性,見了老百姓的東西,就當是他的,不拿就偷,不給就搶,這不就是兵匪一家嗎?!帶兵就是愛護兵!兵應該得到的,一定要給他們。克扣軍餉從良心上也過不去。人家為什么跟我們干?圖什么?!你明明有條件給他們,他卻連肚子都吃不抱,為何非要替你賣命?!這些帶兵的道理,他不僅講給毛光翔聽,也不斷地經常地講給所有官兵聽。加上他一貫的以身作則,言傳身教,這樣,在他的周圍,就逐漸形成了一個忠心耿耿的指揮自如的武裝集團。



    周西成離開赤水的前三天,赤水縣城就開始了歡送活動。石印的《赤水三日刊》出專版,以各種體裁的文章歌頌周西成的德政。曾任赤水縣兩級小學校長的前請秀才羅煥章撰聯:“冰乎其清,玉乎其潔;公有遺愛,民有遺思。”全城到處張燈結彩,通街拉上掛滿各色彩飾的彩幡,名曰“瞞天過海”。正街之上搭起了幾座牌樓,鑼鼓喧天,此伏彼起。戲院免費唱了三天川戲,任人觀看。


    起程之時,縣城舉行了宏大隆重的歡送儀式。赤水縣沿途各場鎮的機關、軍隊、紳士、保甲人員及市民、學生,一律手執彩旗,整隊夾道,肅立送行。周西成在赤水駐軍兩載,行為法令深得民心,百姓自然也戀戀不舍的挽留與頌揚。許多家門前放置一張方桌,上擺一碗清水一面鏡子。這是幾千年文明古國億萬人代代相傳下來的對離任官員的最大的頌揚最高的獎賞——清如水明如鏡。


    周西成步行經過案前逐一拱手致謝,并賞銀元一塊。赤水城的老百姓扶老攜幼,涌出縣城歡送周西成,也親眼目睹了這場難得一遇的盛事。學生們舉著燈籠,揮著彩花列隊送到了五里之外。周西成向每位學生贈送一套校服,鼓勵他們好好學習,長成有用之才,報效國家。并當眾宣布他去貴陽當了省長后,一定為赤水辦一所中學,以讓赤水學生讀中學不離開赤水。果然,第二年,貴州省第二中學就建在了赤水縣城,就此為赤水培養了一大批人才。


    周西成在故鄉桐梓熱烈而隆重的歡迎氣氛中作了短暫逗留后,前往遵義。在去遵義的大道兩旁,周西成和他的士兵們親眼目睹了被滇軍禍害過的老百姓們一個個蓬頭垢面,雞首鵠形,一家家房空屋遢,樓穿壁漏,直如水洗。學校之類公共房舍更是片瓦無存,與桐梓境內沒有兩樣。大家都痛心疾首,氣憤萬分。


    遵義的耆老士紳、農商各界、機關學校居民百姓都踴躍投入到對周西成的迎送活動之中。這一黔北大城用綢緞扎起了數十座牌坊,通街張燈結彩,熱情涌動,到處洋溢著歡樂的氣氛。辛亥革命元老、遵義人牟琳親率遵義民眾到北門外迎接周西成進城。周西成遠遠的滾鞍下馬,向牟琳行禮,并與牟琳攜手并肩步行入城。與一部雪白長髯飄拂的牟琳相襯之下,三十二歲的周西成更顯得英氣勃發,勇武神駿。


    周西成在遵義順乎民意,與在桐梓一樣,撫恤貧民,捐金修繕學校,購買圖書,懲辦貪惡做了大量很得民心的好事,受到沿途民眾的真誠愛戴,飽受軍閥混戰殘害的老百姓都紛紛贊嘆:這回貴州恐怕是真的有希望嘍。


    周西成進貴陽城的那一天,艷陽高照,機關、學校、軍隊、士農工商各界和大量的民眾都到城外迎接。周西成騎著高頭大馬,威風凌凌,行走在大隊前頭。見到歡迎的隊伍,立即跳下馬來步行,并向街道兩邊的民眾揮手示意。他那頎長的身材,方方的國字臉,右腮邊那顆黑痣上長長的痣胡(與他稍親近點的人都戲稱其“周痣胡”),簡樸大方的灰白布軍裝,腰挎的軍刀,都給貴陽民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群中不時發出“歡迎周省長!”的口號聲,周西成都立即向民眾肅立致敬,然后微笑著揮手頻頻點頭致意。他在省城頭面人物們簇擁下步向省政府,各界名流緊隨其后。


    隊伍中管后勤的人員按照上司命令,凡是街上百姓門口,擺著清水或明鏡的每桌贈一枚云南小板(五角),兩樣都有的,即贈一塊大洋,以示謝意。路邊乞討者,每人贈五十文銅元,可買五十個碗兒糕。衛隊過后,才是馱馬隊,馱的是數不清的大洋,和槍支彈藥、軍用物資。行軍隊伍中士兵軍官整齊劃一,精神抖擻,魚貫而入。在百姓眼中,比以往任何一隊伍都精神都有紀律。


    這時候,得錢的笑逐顏開,看熱鬧的歡天喜地。紛紛議論:自古以來,只聽說,當官的,空起兩巴掌來,大包小裹馱著錢走;今天這個周省長顛倒是馱著銀子來當官,稀奇稀奇真稀奇!今天算是開了眼了!也有人說:這些錢是他打四川銅元局搶來的便宜錢;順水人情,收買人心;各人造的;征收來的;七嘴八舌,其說不一。又有的說:不管咋個來的,送給老百姓是事實。給一點總比一點不給好。窮人出身受盡苦難的周西成,對百姓的疾苦,總是銘刻心頭。看到窮苦人給幾個錢,他心頭樂意,壓根不在乎別人議論什么。


    1926年(民國十五)6月1日,周西成通電全國,并在貴陽宣誓就任貴州省長。當年9月,以孫中山為首的廣州革命政府列編周西成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五軍,任命周西成為軍長兼貴州省政府主席。



一身兼任四個師長的周西成


    周西成出身隴畝,家道貧寒,從軍前僅進過小學,文化程度不高。當兵后,一無靠山,二無金錢,三無實力的周西成,全憑著猛沖硬打,以智克敵,以及在軍閥混戰中投機取巧,拉攏利用,左右逢緣,利用一切機會壯大自己,消滅敵人,從而達到了自立山頭,獨樹一幟的目的。真可謂,一路春風皆得意,大鵬展翅恨天低。


    清宣統三年(1911 辛亥),貧困的家庭沒法讓他上中學,失學了的周西成,十八歲了,肩不能挑,背不能磨,農活不會做,也沒其他求生的本領。恰逢貴陽新軍管帶桐梓人趙文彬,因在銅仁等地招兵不夠數,經熊逸濱勸說,遂在桐梓征來補數。熊即動員內侄周西成等人去應征。他對周說:年輕人走出桐梓去,外面闖一闖,看看世界,爭取混出個樣子來,不要慫在家里走不出去。到省城闖蕩,要多約幾個人,人多在外面好辦事。


    一個人在家不覺得,出了遠門就會曉得“人多好栽田,人少好過年”的道理。奔前途全靠自己努力,靠別人始終是靠不住的。美不美鄉中水,親不親故鄉人,在外面,對桐梓人要好一點,家鄉人總歸是有好處的。姑父熊逸濱的這番語重心長的囑咐,成了周西成投身社會的信條,也成了他后來建立桐梓系軍政集團的金圭玉臬。


    周西成從軍不久,即在鄉親好友和上司的策動下,自然而然地參加了當年11月3日夜貴陽新軍和陸軍小學舉行的革命武裝暴動,參加了推翻清王朝在貴州兩百多年封建統治的沖鋒陷陣。貴州辛亥革命的成功,也使周西成被提拔為新軍首領、貴州都督楊藎誠的衛隊正目。他的手下多是桐梓人,專門負責楊藎誠及其機關的安全警衛。自此,周西成真正走上了軍人之路。


    在此后的十余年間,從士兵、班長、排長、連長、營長、團長,一級一級的憑著英勇善戰拼了上來。至1922年中,終于在銅仁火并了敵手后,效趙匡胤故事,由部下勸進,“黃袍加身”,自封了一個旅長,實質只有兩個兵員不足、戰斗力不強的團。但也好歹算有了自己的隊伍,這就為今后打江山奪地盤奠定了基礎。


    周西成消滅對手,奪得旅長后,一時名聲大振,各地軍事集團都對周的智勇和實力高看一眼,認為不可小覷。各方即開始了對周西成的爭取和拉攏,紛紛派員云集銅仁。主要的就有,孫中山派王叔度和孫某某為代表爭取周西成;湖南派陳永模到銅仁做周的工作歡迎周的加入;四川石青陽部派副團長桐梓人劉節光來銅仁與周西成會晤。周西成對來者一律以禮相待。


    貴州袁祖銘既容不下周西成,雙方也暫時不愿為敵。周西成既不與袁發生正面沖突,退避三舍,又與袁虛以委蛇,迷惑于袁。他向袁去電表示:將“懸崖勒馬,可東可西,專候臨駕(袁時任定黔軍臨時總指揮)指示”。并且,向袁承諾要將銅仁一地每年所收的20萬元厘金,如數上解,分文不留,以示忠誠。其實他卻暗中積極的做著退出銅仁的準備。


    面對著各方的拉攏和爭取,周西成思索良久,反復掂量:他清醒的認明了形勢,雖說是各方都來拉攏,但他們無疑的都是為了他們自身的利益。自己勢單力薄任誰都惹不起,必須得認準一條可行又靠得住的路才去走。一旦走錯,自身生死是小,對不起跟著自己賣命的千百個弟兄,那才是遺恨萬年的大事。他想:湖南趙恒錫熱衷于搞聯省自治,不走革命路,不能跟他;廣州革命政府這條路應該走,但要受到許多人的牽制,不易成功。而且,路隔千山萬水自己這只小隊伍走不過去,易遭損失;袁祖銘一向不容于己,不可依靠;其他小股力量,自己都瞧不起他們,豈能依靠?!



    最后只有石青陽這支隊伍了。石青陽既是辛亥革命元老,參加過護國運動,護法戰爭,又是孫中山和廣州革命政府任命的川滇黔靖國聯軍第一路總司令、四川討賊軍第一路軍總司令、討賊軍第三軍軍長。目前,只有石青陽離革命最近,也離自己最近,又有桐梓家鄉人在其中引進,這里最靠得住。他決定走入川之路。


    周西成一邊積極籌備入川,調配人事,將團營連長全都配為桐梓人和忠于自己的人,并努力籌措軍用糧餉,擴充兵員。同時應允石青陽的代表王叔度、劉節光“請周西成到四川,合作共事討伐北洋軍閥”的邀請,并派熊逸濱為代表先與王叔度赴石青陽處斡旋,為周西成與石青陽會面鋪平道路。


    周西成在入川的路上走走停停,一邊等待談判的消息,一邊就開始了對自己的部隊的嚴格訓練。以前,長期帶一個營,怎么都好辦。沒當幾天團長,一下子成了旅長帶兩個團,這就不得不要成天考慮士兵的情緒,下屬的利益,部隊的訓練與供應。

    

    眼前的社會,要拉隊伍一要有兵二要有餉三要有地盤,而且必須像滾雪球越滾越大不然就隨時有被人一口吞掉的危險。現在他這幾個兵,看是有個旅的架子,實際兵不多將不廣技不精器不強。于是他一面積極擴充實力,一面整訓部隊。他逐步由銅仁移師到秀水,然后又一步步移駐彭水,一直堅持按計劃毫不放松的訓練部隊。他深知,四川歷來為兵家必爭的天府之國,從秦漢以來,戰爭從未停息過。


    鼎革之后,四川盆地更成了蝦爭蟹奪,弱肉強食之地。沾凡有點政治軍事頭腦的人,都在覬覦著這塊誘人的風水寶地。有的人伸長脖子,遠遠的就想咬上一口;有的貪著心,企圖長期占有;也有的什么也不想干,只求伸出手來分一杯羹;也有的,只是希求利用它的地大物博,躲雨遮風,避難一時,多養些兵,以圖將來的發展。周西成就是屬于最后這種想法的人。他的志向越來越大,早已不是尋常池中之物可以比擬的了。


    周西成在劉節光的引薦下,晉見了石青陽,兩人一見如故,相見恨晚。長時間的促膝談心,使他們取得了對時局的一致看法決心聯起手來致力于清除獨裁,捍衛共和。石青陽立即任命周西成為四川討賊軍第二混成旅旅長。并經石青陽王叔度介紹,周西成及其旅全體官兵集體加入國民黨,決心為護法而戰,走自己的路。這時正值孫中山發動第二次北伐,委任石青陽為討賊軍總司令,石青陽在原有的湯子模、楊春芳、賀龍三個旅的基礎上,增加了周西成的混成旅,真是如虎添翼,得意非常。


    這一來,周西成有職有權又有兵和槍桿子,旋即開始了實現其宏圖大志的計劃。此時的他,簡直是如魚得水,左右逢緣,幾乎是無往而不勝,短短的一兩年間,就迅速的壯大了自己的力量。


    他攔江劫楊森,繳獲大量槍械和兩團人馬;他率師“靖黔”,剿滅匪首羅成三收編兩個團;他出重金買川糧,平價救遵義,造福家鄉獲佳譽;他三打黃角埡,三搶銅元局,洗劫來大量金錢以及鑄幣機械,以致數年之內不愁餉糈;他兩搶北洋軍吳佩孚三艘輪船,獲益匪淺;他侵重慶、占永川、奪榮昌,轉戰川東南,威風大振;他盤踞赤水,控制川南黔北數十縣,游刃有余。在年余的時間里,周西成異軍突起,由小到大,由弱到強,已經成為令西南數省,乃至北洋政府和廣州革命政府都極為重視不敢小覷的一股軍事力量。


    各方又一次掀起了對周西成的爭取熱潮,1923年,石青陽任命周西成為川東邊防軍第二師師長。熊克武任命周西成為四川討賊軍第三師師長。10月,劉湘委任周西成為川軍第十二師師長。袁祖銘委任周西成為黔軍第三師師長。

    

    1924年6月,滇軍唐繼堯又擬委周西成任其第八軍總司令,周西成拒絕接受,并提出還要貴州省軍事善后會辦或黔北鎮守使等地方要職的要挾。由于各方的重視,也因一連幾任貴州軍政首腦的昏庸貪婪,治省無術,致使貴州一省,連年兵燹饑荒,天災人禍,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就此為周西成在幾個月后登上省長寶座鋪平了道路。


編輯設計/圓子

掃描二維碼關注印象貴州,了解更多貴州好故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物业公司会计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