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 印象人物 >> 魅力黔人 >> 查看內容
魅力黔人

貴州遵義99歲老紅軍李光逝世 曾資助1700多名貧困學生

印象貴州網 2019-1-13 16:31 80497 0

摘要:  1月12日14時49分,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原遵義市政協副主席、享受副廳級待遇和省長級醫療待遇的離休老紅軍李光同志,因病醫治無效,在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逝世,享年99歲。1月14日上午8時,李光遺體告別儀式將在遵義 ...

    印象貴州網訊  1月12日14時49分,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原遵義市政協副主席、享受副廳級待遇和省長級醫療待遇的離休老紅軍李光同志,因病醫治無效,在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逝世,享年99歲。1月14日上午8時,李光遺體告別儀式將在遵義靈鼎山殯儀館9號廳舉行。


    李光1920年8月在貴州遵義出生,1934年12月參加革命,1938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擔任八路軍總司令部勤務員、通信營總機班班長,抗日軍政大學學員,八路軍129師386旅17團政治處干事、偵察參謀、連長、副營長等職務,解放戰爭中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60軍教導團營長。于1938年7月、1942年2月榮立二等戰功各一次。1950年10月任遵義軍分區武裝部副部長;1952年6月起先后任原遵義市勞動局局長、城建局局長、園林管理所所長;1964年9月任原遵義市政協副主席;1985年5月離休。

2016年,“紅色義務宣講團”老紅軍李光先進事跡報告會

    離休以來的30多年間,一向節儉的李光,將自己的大部分工資用來捐資扶困助學,幫助1700多名貧困學生完成求學夢,共捐款60多萬元。李光結合自己親身經歷,在革命紀念遺址堅持為青少年義務宣講革命傳統20多年,達1000余場,受教育人數10余萬人。從2000年起,李光先后被確診患直腸癌、重癥胰腺炎、皮膚癌,但只要有需要,他就去講革命故事、長征精神,從不推辭。

    在恪守本色中升華了境界,在平凡人生中鑄就了非凡,李光用生命中的點點滴滴詮釋著對黨的忠誠,先后榮獲全國老干部先進個人、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優秀工作者”、貴州省“優秀共產黨員”、貴州省道德模范等稱號,榮登“中國好人榜”。

“義務園丁”李光的新長征

    群山巍巍,記錄下他用一生去行走的“長征”路;歲月漫漫,鐫刻下他飽含深情的堅持與付出。

    老紅軍李光,是土生土長的遵義人,1934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鑄就了他的錚錚鐵骨。建設歲月,他榮歸故里,在不同的崗位上努力工作,報效黨的事業。

    離休后,他為紅色薪火傳遞而奔波不息,他的名字因多年堅持捐資助學而家喻戶曉。他用微薄的工資,使數千名困難學子重返課堂;他一遍一遍講述紅軍長征的故事,革命圣地留下他忙碌的身影。人們親切地稱呼他為“義務園丁”,并習慣地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上“老紅軍”三個字。

    因為他的事跡感人,李光個人獲得三次全國表彰、三次全省表彰以及紅花崗區“十佳社會事務工作者”、“十大感動遵義人物”等榮譽稱號。

2007年,李光捐資助學

關愛:讓貧困學子重返課堂

    李光老人心系貧困學子是有緣故的。

    這輩子沒上過學,是李光一生的遺憾。而沒文化的苦,吃的虧是慘痛的。

    1934年,14歲的李光當了紅軍,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此后,他隨部隊經歷了強渡烏江、激戰青杠坡、遵義戰役、四渡赤水、華北敵后游擊戰、激戰神頭嶺、百團大戰、渡江戰役、進軍大西南等著名戰役,榮獲三級紅星功勛榮譽勛章、三級解放勛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

    然而,戰爭年代發生的一件事成為了這位老紅軍的終生之痛。

    那是他擔任營長時的一次戰斗,上級在夜間下達了“拂曉前撤退”的命令。文化不高的李光竟不懂“拂曉”含義,偏巧文書也不在,他天亮才集合撤退。由于貽誤時機,部隊被敵人包圍,損失不小。

    1951年,李光榮歸故里。先后擔任過原遵義市勞動局長、建設局長、政協副主席等職務。1985年,李光從原遵義市政協副主席的崗位上離休。遵義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顧問名單上,從此有了李光的名字。

    離休后的李光,開始了他的新長征,把他慈愛的目光投向了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和青年身上,把精力花在了關心下一代的教育事業,而且堅持了30多年,人們親切地稱呼他為“義務園丁”。

    遵義市原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許樹松記憶猶新:1994年,市關工委到紅花崗區海龍鎮桂花小學組織活動。李光看到孩子們冬天只穿一條褲子,沒穿襪子。馬上買了100套棉衣發下去。

    “除了親自把100套棉衣送到學校,他同時捐贈了5000元買紅旗、做課桌。”

    從那以后,李光給自己定下計劃:每年要向貧困學生捐款1萬元,2007年,捐款增加到每年1.5萬元,從2010年起,增至2萬元。

    只有李光的家人才知道,老人是如何用微薄的退休工資中把這些錢一點點“摳”出來的。老人多年來不曾添置一件新衣服,一日三餐或是一碗白米飯加一小碟青菜,或是一碗素面條。

    20多年里,李光跋山涉水,訪貧問苦,他的足跡踏遍了紅花崗區海龍、巷口等鄉鎮。桂花小學、海龍中學因為得到李光的長期捐助而更名為李光小學和李光中學。

    守望相助,愛心傳遞。1998年念初中時,陸均因家庭困難,面臨輟學,李光的一筆捐助金,如及時甘霖讓他得以繼續完成學業。師范畢業后,他回鄉當了一名鄉村教師。2009年,他發起成立一個貧困基金,解決貧困孩子生活問題。“我只見過李光爺爺一面,我的命運因為爺爺的幫助得到改變。我在他那里獲得一滴水,我就要把這滴水延續下去。”陸均說。

    李光只求付出,不求回報。很大部分孩子得到贊助,但不知道捐助人是誰?

    在李光家里,有孩子們寫來的厚厚一疊信件——

    “這次提筆給爺爺寫信,內心無比的激動。我要感謝爺爺。我想您一定想知道我的成績如何,我現在告訴您:總分第一。”
    
    “是您鼓勵我好好學習,讓我放下思想包袱回到課堂。如今我考上了大學,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做一個對國家對人民有用的人!”

    除此以外,李光還義務為市內外學校、部隊、機關、企事業單位的青少年進行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法制教育宣講千余場次以上,受教育人員達數十萬人。在遵義會議會址、在紅軍烈士陵園……革命圣地處處留下了老紅軍的身影。

品格:崢嶸歲月鑄鐵骨

    煉就錚錚鐵骨,方有無垠大愛。

    在兒女們眼里,父親李光是倔強的。

    據李光的大女兒李曉容介紹,“捐資助學時,父親只管拿錢,誰去發的錢甚至從不過問。碰到捐授儀式,需要他講話,他永遠只說三點:一是希望全社會支持教育事業,關心教育事業;二是學生在學校要努力,要聽老師話,回家協助家長,長大后回報社會,要熱愛勞動;三是老師要愛護學生,把學生教好,從知識上、思想上教好。”

    對子女要求嚴格,在外也講鐵的紀律。一次去部隊宣講,說好了下午3時開始,部隊的人沒有準時到,李光很生氣:“作為一個軍人,怎么能連時間都不遵守?”講得部隊領導下不了臺。李曉容想勸他,領導拉了李曉容一把,說:“大姐,老紅軍說得對。是我們的錯,我們堅決改正。”

    艱苦卓絕的長征路,鑄就了李光的錚錚鐵骨。1934年12月,中國工農紅軍突破烏江天險抵達遵義,14歲的李光參加了紅軍,打的第一仗就是因悲壯而聞名的“婁山關戰役”。

    從此南征北戰,槍林彈雨。

    面對敵人,他威武奮戰;面對雪山、草地,他咬牙堅持。當時年紀小,過草地時,他就牽著馬尾巴或者年紀大一些的人走,“大的把小的顧好,干部先把苦的、累的做了,把好的留給小的。”這是共產黨留給小李光的印象,所以參軍第二年,李光就申請加入共青團,18歲加入共產黨。

    長征勝利后,李光于1937年調到八路軍總部當勤務班長,先后為朱德和彭德懷做過勤務兵。他說,這輩子最值得驕傲的就是當了紅軍,而且會以紅軍精神走完自己的一生。

    “想起走了的戰友,能活到現在,我賺了。”

    老紅軍很少講自己的當年,兒女只知道他走了三個草地,爬了兩座雪山;聽他說過有一次戰役,被黃土埋了,是通訊員徒手把他挖了出來。

    青杠坡戰役,是四渡赤水的發端之役,紅軍傷亡3000多人,殲敵3000多人。李光隔些年月,總會帶著兒女去看一看青杠坡。

    拾階而上,青杠坡紅軍烈士紀念碑高聳天際,環顧四周,滿目青山環翠。李曉容記得有一年爬上青杠坡,正碰到黨史專家在紀念碑下演講,父親站著聽完。

家風:嚴于律己寬厚待人

    李光當老干局局長幾年,家里沒有一個人沾上他的光。一次李光生病了,李曉容忙于在醫院照顧,自己也病了。為了圖方便,就“搭車”多開了12元錢的感冒藥。李光知道了,把女兒吼得面紅耳赤的。

    大兒子李建設說,他們一共有六個姐弟,老二在企業工作,家庭比較困難,父親從來都不會資助一分錢。資助別人大大方方,可對家里的人卻非常摳門。

    為了教育子女,一次,李光把李建設帶到紅花崗區海龍鎮桂花小學。在寒冷的操場上,父親指著三個衣服穿得非常破爛的孩子對李建設說,他小時候就像這樣。回來后,老人給這個學校的300多名學生每人買了一套衣服。

    隨著時間的推移,對于父親的這些舉動,六姐弟都從不理解到堅決支持。這轉變正是受到父親崇高的精神境界所影響。“我們為有這樣一位父親而感到驕傲和自豪。”李建設說。

    李光說,也有人問我為什么不把錢留給子女?我的幾個孩子都有工作,生活還過得去,至少,他們交得起學費、有飯吃。子女們嘴上說我對貧困孩子大方,對自家孩子沒有人情味,但他們心里卻是理解我的。

    李光是有情的。

    遵義市紅軍山下,有一座石龍橋,這座橋從解放初期修建至今,從未大修,質量優良。這座橋,是李光任遵義市建設局局長時力推修建的。李光對紅軍山有著莫大的情懷,修山下這座橋時,李光干脆住在了工地上,直到完工。

    每次去紅軍山上宣講,李光一口氣可以講半小時,每年清明節,他都堅持上去。

    息烽集中營、土城、四渡赤水紀念館、茍壩……別人家的孩子旅游都去景點,李家幾姊妹都是到這類地方去“旅游”。革命傳統已經成為李家的家風家教。

    一次,李光提出要去四川。在紅色旅游景點石門澗,李光十分激動地往上爬,邊走邊說:“我們打仗是這樣走上去的。”原來,當年李光的部隊在四川石門澗打過仗,石門澗有一座寺廟,紅軍隊伍在廟外住了一宿。一位老和尚開門時看見李光可憐,遞給他一個饅頭。這份情,李光一直銘記于心。

    到了石門澗,李光執意要找當年的恩人。“當年的小廟早就變大廟了,那時他是老和尚,現在怎么知道還在不在呢。”兒女勸導。

    李光不聽,還是腳步不停。李曉容知道,父親是有情的,只是他把情放在了心海深處。

    李曉容說,每年初,父親就要準備捐資助學的資金。從8月底9月初這段時間,是父親最忙的日子,他要與紅花崗區教育局聯系,請教育局的同志幫助他尋找貧困學生。前幾年,父親的身體稍微好一點的時候,他都要到學校參加捐款儀式。

    自從2000年患癌以來,父親就很少親自參加捐款儀式了,可他卻時時刻刻惦記著孩子們的成長進步。

    李光患病后,十分頑強地和疾病作斗爭。在廣州市中山醫院、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做了多次手術,從來都不叫一聲苦。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物业公司会计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