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風啊,風》——致我的兒子

印象貴州網 2019-11-10 15:54 4049 0

摘要:  風啊風, 你常常引渡我的淚水, 轉身悄悄用手背拭去。 風啊風, 你常讓我的嘆息鑲嵌其中, 在心里默默雕塑憂傷。

《風啊,風》——致我的兒子
 
文/趙林中
 
風啊風,
你常常引渡我的淚水,
轉身悄悄用手背拭去。
風啊風,
你常讓我的嘆息鑲嵌其中,
在心里默默雕塑憂傷。
 


多少次,病痛折磨,
你的語言被魔鬼打了結,
就抓我擰我撕我咬我;
關在身體里的痛苦像囚著的困獸,
爸爸傷痕累累,
媽媽淚水漣漣,
而比你傷痛更深的是,
我們的靈魂,早已千瘡百孔。
但我們無怨也無悔,
割舍不去的親情,那是人類最干凈的土地。
 
風風的淚,滾燙地燒灼在我的臉,
風風的血,刀刃一般割著我的血管,
風風的傷,剮在心上,痛在夢里,
風風的恨,縱然有千斤力也無法托起。
我只能暢開懷抱,容納一切,
因為我是父親,
是父親大寫的責任。
 
仿佛苦海看不到盡頭,
希望也像泡沫一般縹緲,
世界以痛吻我,
誓言無聲一諾千金:我們不棄不離!
世事給我以痛苦的磨難,
我卻報之以長歌!
我的肩上,小家并不是唯一。
 
有人說,這是我的命,
有人說,這是前世的債。
當一天的喧囂漸漸平靜,
當萬家燈火慢慢熄去,
我們的忙碌才剛剛開始。
不用感謝,那些詞太蒼白,
我們的骨血是相通的,心是連著的。
 
面對旁人帶鉤的眼光看你,
我早已坦然,
當拖著疲憊踏進家門,
“爸爸抱抱”才是最甜美的呼喚,
簡單,直接
卻給我滿滿當當的幸福。
 
風啊,你長大了,
爸爸老了。
你的體重增加砝碼了,
可爸爸的背卻彎了。
上帝對你關上了一扇門,
定會向你打開一扇窗。
有時候,我又祈愿你慢一點長,
我期盼得到一把打開你智慧之門的金鑰匙!
 
但,我要衷心地感謝,
是你讓我努力做一個偉岸的父親。
我感謝命中有你,
是你讓媽媽更加的堅韌。
我們早已接受了命運的安排,
我們也要扼住命運的咽喉,
搏,這個字早已刻在了靈魂之上……
 
我也知道,總有一天,
蒼老的臂彎再也抱不起你的依存,
額頭也沒有我如刻的深吻,
風啊風,
一定記得去收父親秋天的來信。
那是一艘遠行的帆船
對你的問候!


    作者:趙林中,男,1953年11月出生,富潤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全國勞動模范,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黨務工作者。業余捉筆,以抒情懷。趙林中,這個名字曾被“我不止一次地向朋友們介紹,介紹他如何把一個“連神仙也扭不了虧損”的小廠,在一年之中扭虧增盈,并在幾年后成長為紡織系統中首家上市公司的神奇;介紹他如何在連選連任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過程中,為民請命,寫出600多篇提案并解決了多個實際問題的壯舉;介紹他前進路上不停步,獲得一個又一個正能量滿滿的榮譽的輝煌;……
  都說,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個出色的女人。這句話的實質是,因為有內當家解決了他生活的另一面的所有問題,排除了他的后顧之憂,他才可以放開手腳到外面去創造輝煌。然而,有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在改革的大潮中叱咤風云的全國勞模,在個人生活居然中有難言的辛酸——他的兒子風風因為疑難雜癥,二十五年生活不能自理。趙林中在少得可憐的“業余時間”里,仍然要擔負起照顧癱兒的重任。他在詩中說:
  當一天的喧囂漸漸平靜,
  當萬家燈火慢慢熄去,
  我們的忙碌才剛剛開始。
  爸爸托著你,
  媽媽阿姨給你洗,
  晝夜顛倒的生活方式,
  那是比工作100倍的艱辛。
  叫天,天不應,
  喊地,地不靈,
  一聲嘆息淚暗流。
  昨天是教師節,趙林中在為眾多朋友送出了教師節的問候之際,突然想起自己的兒子,至今因病無法讀書,25年的甜酸苦辣一下子涌上心頭,十幾分鐘就寫就了下面這首詩。激情滿滿,動人心扉。我把它發上來與大家分享。傾聽一個父親的內心獨白。

    編者按:當今經濟的飛速發展,無意識的膨脹了私欲,使得親情變得越來越粗糙,越來越模糊。然而趙林中先生在商海搏擊之余不忘捉筆寫詩,以抒情懷。讀他《風啊,風》這首詩,不由對上述現象有所改觀。趙先生不僅沒有迷失在欲望大潮中,還保持一顆質樸、熾熱的大愛之心。全詩以父子之情貫穿始終,筆觸所到濃情四溢,不禁令人唏噓。

    慈父之愛與生之無奈躍然上紙,力透紙背。“割舍不去的親情,那是人類最干凈的土地。”作者的心聲刻骨銘心,但嘆息聲中仿佛又聽到了堅強和責任,“世界以痛吻我,/誓言無聲一諾千金:我們不棄不離!/世事給我以痛苦的磨難,/我卻報之以長歌!”痛中的酣暢報以長歌,有著豁達的浪漫主義情結,語言中更展示了作者父愛如山的胸懷。——不指望反哺,只指望安好。星河詩叢刊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物业公司会计赚钱吗